宜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宜小说 > 本官以德服人 > 第二百七十八章:巧合?

第二百七十八章:巧合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崔承并没有现身。
  
  在将封锁客厅的符篆撕碎之后,那股磅礴的法力便沉寂下去。
  
  不过,法力波动中透出的那股纯阳气息却极为明显。
  
  师傅可真够鸡贼的!
  
  李陵心里诽谤。
  
  只有气息人却不露面,谁知道他距离阳神之境还差一点?
  
  果然!
  
  “哪位真君在此?”
  
  曹青锋收回剑器抱拳询问。
  
  法善,萧青青,姜林也站起身,表现出自己的敬意。
  
  阴神易就,阳神难成!
  
  想要让阴神中诞生一点纯阳,根基运气和机缘缺一不可,就算在圣地,阳神真君的数量亦是不多。
  
  玉恒子脸上阴晴不定。
  
  他怎么也想不到,一个小小县令的府上居然会有一尊阳神真君。
  
  而且似乎还跟李陵关系不浅。
  
  “家师性子淡泊,不太愿意露面,诸位请勿见怪。”
  
  李陵笑着向四人告罪,接着面色又一冷:“道长真是好大的威风!”
  
  “本官虽然官小位卑,但也是由朝廷任命的,就算犯了律法也轮不到你一个出家人来指手画脚!”
  
  “更何况,那玉真子修炼噬魂秘法一事证据确凿,你是想杀人灭口么!”
  
  “当着定远侯的面向本官动手,你分明是没把定远侯放在眼里!”
  
  “更没有把大离的律法放在眼里,没有把朝廷放在眼里!”
  
  “难道大离的官吏在你眼中,就如那鸡鸭犬彘,随手就可以擒拿的么!”
  
  这番话顿时就把姜林逼到了墙角。
  
  原本,查到李陵和郭真一起薅靖邪司羊毛的事之后,他就对李陵有了几分恶感,今天正好在街上遇到玉恒子。
  
  一个觉得师兄的死另有隐情,一个想拿人立威,两人便一拍即合。
  
  于是李陵就成了那个牺牲品。
  
  只是他没有想到,事情会闹成现在这个地步。
  
  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站在朝廷这一边的,他的出身就决定了这一点。
  
  如果此时再不站出来,等这件事传出去的话,别说振兴定远侯府了,不被上面猜忌就不错了。
  
  混官场,最忌讳的就是屁股坐歪。
  
  圣地与朝廷之间的关系可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和睦!
  
  “玉恒子,你说玉真子是冤枉的,到底有何证据?”
  
  局势瞬间反转。
  
  “他豢养妖孽……”
  
  “豢养妖孽?”
  
  玉恒子刚一开口就被李陵打断。
  
  “本官与妖修结为道侣又如何,大离哪条律法不准与妖修结为道侣?”
  
  “郡城醉春楼里的蛇女狐女艳鬼声名远播,又有哪个出来禁止过?”
  
  “奇云山掌教与碧波湖龙君长女结为道侣,此事人尽皆知,你怎么不去他面前道一声妖孽试试!”
  
  “依本官看,你是常年闭关修为大进,把金丹练到脑子里去了!”
  
  玉恒子动手的时候,两人就已经撕破脸皮了,李陵自然不会再跟他客气。
  
  要论实力,李陵肯定不如他,可要论挖苦人的本事,十个他绑起来也不是一个祖安群众的对手。
  
  玉恒子脸色发青说不出话来。
  
  听到师傅被提及,萧青青嘴角抽动两下,感觉有被冒犯到。
  
  她站出来打圆场:“李大人,还是说一说山里发生的事吧。”
  
  “炼魂宗干系重大,近来此事又传的沸沸扬扬,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  
  “还是萧姑娘明事理。”
  
  李陵没有继续diss玉恒子,把山里发生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。
  
  听完之后。
  
  法善唱了声佛号,唏嘘道:“炼魂宗传承害人不浅!”
  
  “玉真子道兄中了那妖人的奸计误入歧途,可贵的是他能谨守本心,不伤良善,这份坚持令我等汗颜。”
  
  萧青青和曹青锋也点头附和。
  
  “不错,天下间又有几人能放弃那触手可及的机会,苦熬十年不去突破,只为了心中的一点坚持。”
  
  “玉真子道兄练过噬魂秘法不假,但剑伤人与剑无关,在于持剑的人。”
  
  三人的话算是为此事盖棺定论。
  
  花花轿子众人抬,不管经过是什么样的,只要不是太难看,给个身后名也算卖清岚宗一个面子,惠而不费的事。
  
  闻言,玉恒子脸色好看了不少。
  
  向三人打了个稽首以表感谢,目光落在李陵身上时又冷哼了一声。
  
  显然,李陵骂他脑子里长金丹的话让他耿耿于怀。
  
  “李大人。”
  
  刚才还默不作声的姜林目光变得锋锐起来,他盯着李陵问。
  
  “前段时间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为何要隐瞒不报?”
  
  “若非炼魂宗传承一事都传到郡里去了,朝廷派本侯下来彻查此事,你是不是就将此事瞒下去了?”
  
  “是又如何。”
  
  李陵直言不讳。
  
  “大胆!”
  
  姜林一拍桌案:“你分明是没把朝廷放在眼里!”
  
  “说到这个,本官倒是有几句话要问一问指挥使大人了。”
  
  李陵冷笑着道:“在本官来这远桥县上任之前,那狼妖就已经在山中为祸害人了,为何两次清剿都扑了个空?”
  
  “怎不见有靖邪司的人前来除妖?”
  
  “另外,本县有噬魂老怪作乱,死亡失踪者已不可统计,斩妖除魔不是靖邪司的职责么!”
  
  “敢问指挥使大人,那时候靖邪司的人又在哪里?”
  
  “靖邪司监察天下妖邪,可别说一点都不知情!”
  
  “本官一个科举出身的文弱书生,为了境内的百姓置生死于度外,先后两次入山险死还生,如今倒是管出毛病来了,大人还要治我一个知情不报之罪,呵呵,若真是这样,这官不当也罢!”
  
  姜林一时语塞。
  
  说到底,这还真不是他的锅。
  
  上任县尊田丰为了升迁,该瞒的瞒该隐的隐,还买通了考核政绩的官吏,把考核结果递上去。
  
  上面一看。
  
  呦!
  
  远桥县政通人和百废俱兴,这个田丰可真是个人才!
  
  提拔,必须得提拔!
  
  于是田丰就进了郡里,而且还成了郡守的副手。
  
  “哼,伶牙俐齿!”
  
  姜林一甩袖子,匆匆离去。
  
  虽然他是侯爷,但官场上有官场上的规矩,必须得按规矩来。
  
  要是不讲规矩也行。
  
  那成啊!
  
  大家都不讲规矩,人家背后站着一尊阳神真君,这还怎么玩?
  
  所以说,道理得讲,不过还要有让对方坐下来耐心听你讲道理的力量!
  
  出门前,曹青锋问道:“李大人刚才打出的那一拳颇有玄妙,似乎是纯粹的肉身之力?”
  
  李陵打了一个哈哈:“曹兄眼力非凡,幸亏本官略有自保之力,不然今日跳进碧波湖都洗不清了。”
  
  曹青锋也不跟他计较,略一点头,然后便转身离开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