宜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宜小说 > 本官以德服人 > 第一百三十章:九公子

第一百三十章:九公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红袖坊送进两家的女子一共三个,都是透着成熟韵味的俏美少妇。
  李陵也探查过她们头顶的气柱,与普通人差不多,都是灰白二色,纵使灰色多了一些,也离‘恶’字有一段距离。
  不过,笼罩在那气柱周围的一层浓浓桃红倒是值得细品了……
  起初他还想等到事后再将人放了,结果今天姜玉儿却先开了这个口。
  这就让他意识到,那三名女子对红袖坊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,最起码不是随便就能放弃的存在。
  如此他就不会轻易松口了,毕竟之前买情报的时候被宰了一刀。
  见到李陵一脸吃定自己的模样,姜玉儿表情微僵,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心急了,一不小心漏了口风。
  随后眸光似潋滟湖水,吃吃的一笑道:“大人要什么诚意啊?莫不是看上了奴家的那几个姐妹,所以才想出这般理由要将她们收入房中?”
  区区凡人女子,又怎么能配得上我这未来的仙人?
  能见我一面都是天大的荣幸了,还想得到我的清白身子?
  躺下接着睡吧,梦里什么都有!
  李陵虎着一张脸:“你知道本官在说什么!”
  姜玉儿立即就恍然大悟道:“奴家明白了,成熟女子的风情韵味可不是小姑娘能比的,而且她们还是大人同僚的妾室……哎呀,大人,你好坏~”
  说到此处,她还别有深意的瞥了小白一眼:“大人年少有为,又生的一副好相貌,想必她们心中也是极愿意的,就怕白妹妹这里不高兴呢。”
  小白蹙起眉,陷入思索状。
  虽然每个字她都能听懂,但连在一起就让她有些挠头了。
  不过也能理解,姜玉儿的意思是让别人跟她分享供奉她的李陵了,看向姜玉儿的目光顿时就变得危险起来。
  这个雌性人类有点讨厌!
  与动脑子相比,其实母老虎更擅长也更习惯亮爪子。
  “既然姜姑娘无心赎人,那从今以后她们就与红袖坊再无关联了,本官府中正好缺几个倒夜香的粗使妇人,今日多有打扰,告辞了!”
  此时李陵的耐性也被磨没了,站起来对小白招了招手就要离开。
  姜玉儿变了脸色。
  红袖坊是阴阳道采补一脉的分支,每一个送出去的女子都被传授特殊的采补之法,就算不主动的去运转,天长日久之下体内也会积蓄不少的法力。
  这种法力是可以回收的!
  当这些女子年老色衰不再受宠时,就算被赶出家门,也可以用体内的法力向阴阳道换取一定数目的银钱,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。
  所以,送到两家的女子对她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,这也是一种业绩。
  “大人请留步!”
  说着话,一身艳红衣裙的姜玉儿就跳跃的火焰般拦在了两人面前。
  去路被阻,小白就一挑秀眉,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暗金,迈出小半步正要出手,腰身却被李陵揽住。
  小白略微扭动了一下,又偏过头向他皱了皱鼻子,接着就不再动作了。
  就在刚才的一瞬,姜玉儿感觉脑中空白一片,里衣都被冷汗湿透,好似在鬼门关徘徊了一遭。
  缓过这一口气后,姜玉儿就低垂着眼帘,不敢再看小白了,脸上勉强绽放一个笑容,却有些让人不忍直视。
  “两……两位,方才只是开一个玩笑而已,奴家与那三位姐妹向来亲近,就如嫡亲姐妹一般,自然不会让她们流落在外的,不过奴家虽然是这红袖坊的执掌者,但能调动动的资源却不多,只希望大人莫要狮子大开口。”
  李陵也不废话,直接道:“本官只要两条情报。”
  “大人请说。”
  “第一,如何才能参加龙君寿宴;第二,水灵幻蜃的蜃珠。”
  姜玉儿想了想道:“第二个倒是好说,再过十日就是黑市的举办日期,上次黑市有散修出售一枚蜃珠,不过却没有售出,到了黑市只要打听一番,应该是不难找到那名散修的。”
  李陵点头:“那第一条的情报呢?”
  姜玉儿面色古怪的瞧了李陵一眼,并未隐瞒:“大人既然知道龙君寿宴,想来也了解进入龙宫的门槛了,不过每次寿宴龙宫都会散出去一些不记名的请帖,到时候持着此帖也可进入龙宫。”
  李陵暗暗记下。
  然后就略一抱拳道:“多谢玉儿姑娘了,回去之后本官就让人放了那三位姐姐,保证她们一根头发都不会少。”
  说完,李陵就带着小白出了院子,随后姜玉儿双腿一软就瘫在了地上,面带余悸手拍胸口。
  “刚才她的那个眼神好可怕,感觉自己好像被撕碎,这种感觉……”
  说着,她那张俏脸上就乍起潮起,双眼也变得迷离起来。
  “这种感觉……可真刺激呢!”
  出去的路上,李陵道:“过几天随我去一趟黑市吧,希望能买到蜃珠,同时再打听一下那种不记名的请帖。”
  “你买蜃珠要送给那个吕素?”
  小白抿了抿嘴,捏着腰间的彩色线团心中有些别扭。
  那蜃珠可比线团珍贵多了……
  李陵点头:“是啊,这次能拔除澄明寺,多亏了她将那名邪修引出来,本来时打算将天幻法瞳送给她还了这个人情的,结果她又扔给我一门奇术,所以就只能弄颗蜃珠补偿她一下了。”
 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,就是想让这个工具人妹子拿到蜃珠然后赶紧滚蛋,免得整天惦记家里的猫主子。
  接着就有些纠结的问:“那种不记名的请帖若是打听不到呢?”
  她既希望能去龙君寿宴增长一番见识,同时又想得到那十斤超级猫薄荷,感觉有些左右为难。
  “先打听了再说。”
  两人说着话,很快就到了大堂。
  有人见了李陵,犹豫了一下就上来打招呼道:“李大人也来这里玩?”
  玩?
  听到这个字眼,李陵就不高兴了。
  自己一个贤良方正光明磊落的读书人,又岂是那等贪花好色的腌臜之辈?
  抬眼一看,很面熟啊老兄!
  想起来了,这不是昨天在张家见的那几个员外其中的一个么。
  好像姓刘……
  下意识的开了瞳术一看。
  豁,环保不减昨日啊!
  一时绿,时时绿,终生绿……
  “刘员外有所不知,本官这是来查案的,今天下午抄了那钱姓贼子的家,却发现大半的赃物都不见踪影,本官抓到一点蛛丝马迹,一路追查到此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