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全能千金燃翻天 > 387:属于叶小姐的时代!

387:属于叶小姐的时代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空气中陡然出现一道愤怒的声音。
  
  叶寒。
  
  又是叶寒。
  
  叶寒微微蹙眉。
  
  他只记得自己叫吴寒,他的生命连同姓名都是秋笛给的。
  
  他的记忆中没有半点关于叶寒的事情。
  
  为什么每个人都叫他叶寒?
  
  为什么?
  
  是他遗忘了什么吗?
  
  叶寒感觉太阳穴有些胀痛,非常难受。
  
  闻言,秋笛从椅子上站起来,视线环顾了一圈,并没有看到人。
  
  秋笛眯了眯眼睛,“谁?谁在那里装神弄鬼?”
  
  空气中陷入一片安静。
  
  就好像,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  
  “到底是谁?”秋笛再次开口。
  
  还是没人回答。
  
  叶寒也觉得有些奇怪,拿出峨眉刺,做出御敌状态。
  
  一秒钟,两秒钟,空气中还是无人回答。
  
  须臾,叶寒开启随身雷达,扫描了一遍,并未在屋内扫出可疑人物。
  
  “大小姐,屋里没人。”叶寒收起雷达,转头看向秋笛。
  
  秋笛重新坐下,虽然觉得奇怪,但是也没有多想,重新坐回到椅子上。
  
  叶寒将叶灼的战衣递到秋笛面前。
  
  纯黑色的战衣设计虽然简单,却不失大将风范,依稀能看出战衣主人的辉煌人生,让人心生敬畏。
  
  秋笛伸手摸向战衣,嘴角微微勾起,眼底尽是得意的神色。
  
  曾经的她,连给叶灼送衣服的资格都没有。
  
  今时不同往日。
  
  以后,她就是这战衣的新主人。
  
  可惜叶灼已经死了。
  
  要不然,她还挺期待叶灼能看到这一幕。
  
  “这就是御风?”秋笛转头看向叶寒。
  
  御风便是战衣的名字。
  
  叶寒点点头,“是的大小姐。”
  
  秋笛眼底浮现出满意的光,“你先出去一下。”
  
  “是。”叶寒点点头,转身出去。
  
  不过瞬间,屋里就剩下秋笛一人。
  
  秋笛伸手取下战衣,却在手碰到战衣按钮的那一刻,空气中突然出现一道透明的冲击波,直接将秋笛反弹了出去。
  
  砰!
  
  秋笛重重的摔在地上,嘴角沁出血迹。
  
  这是怎么回事?
  
  秋笛眯了眯眼睛。
  
  就在秋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从战衣里钻出一个米黄色的小圆球,圆球前面有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,后面长着一对翅膀。
  
  小家伙的长相非常萌,不是长越国有的生物,“坏女人,不要脸!就凭你也想取代叶小姐的位置!做梦去吧!”
  
  秋笛的眼底有阴光闪过: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
  
  “你才是东西呢,你全家都是东西!”小家伙扑闪着翅膀,“我可是战衣的衣灵!”
  
  衣灵?
  
  秋笛愣了下。
  
  她只在历史书上看过衣灵,本以为只是个传说,没想到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。
  
  衣灵是守护战衣的,她想穿上叶灼的战衣,就必须获得衣灵的信任。
  
  思及此,秋笛不着痕迹的眯了下眼睛,等她再次抬头去看衣灵的时候,已然换了副嘴脸,“你可能误会了什么,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。”
  
  说到这里,秋笛顿了顿,接着道:“我跟叶小姐其实是特别好的朋友,只是叶小姐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,所以我之前才没有公开。”
  
  “好朋友?”衣灵冷哼一声,“你当我是傻子吗?叶小姐怎么可能跟你这种人是好朋友!可不是所有人都是叶寒,被你骗得团团转!”
  
  想到叶寒,衣灵就气得不行。
  
  叶灼对叶寒那么好,把叶寒看得比亲弟弟还亲,可叶寒呢?
  
  叶寒都做了什么?
  
  叶寒居然背叛了叶灼。
  
  它为叶灼感到不值!
  
  秋笛继续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,眼眶有些微红,“不管你信不信我,但事情就是这样的。我跟叶小姐早在十几年前就认识了,那时候的叶小姐还只是个孩子。我跟她的友情也是在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,叶小姐是个很感恩的人,因为我十几年前曾经就救过她一次,她就把肩上的重任,全部委托给了我。”
  
  “就你?救叶小姐?”衣灵睨了秋笛一眼,“够格吗?”
  
  秋笛看着衣灵,接着道:“我可以对天起誓,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,如果你不信的话,可以看看这个。”
  
  语落,秋笛拿出跨星案资料。
  
  看到跨星案资料,衣灵本在扑闪的小翅膀顿住了,愤怒的道:“你居然偷走了跨星案资料!”
  
  “不是,你误会了。”秋笛接着开口,“这个资料是大长老亲自送过来的。”
  
  大长老送过来的?
  
  怎么可能!
  
  叶灼对八大家族有再塑之恩,八大长老根本不会背叛叶灼。
  
  他们又怎么可能把跨星案资料交给秋笛?
  
  “你骗人!”
  
  “我没有骗你,”秋笛接着道:“身为叶小姐的衣灵,我想你应该清楚八大家族的实力,如果不是大长老亲自送来的话,你觉得我能在八大家族手里抢东西?”
  
  这是反问句,同时也是陈述句。
  
  闻言,衣灵直接就愣住了,小小的眼睛里全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  
  是的。
  
  秋笛说的很对。
  
  除非八大家族拱手相送,如若不然,凭借秋笛的本事,她绝对不可能在八大家族手里抢东西。
  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  
  八大家族为什么会背叛叶灼?
  
  衣灵只想马上搞清楚这一切。
  
  秋笛将衣灵的表情变化全部收在眼底,接着道:“其实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,像我这种什么都不会的人,怎么就被叶小姐选中了。所以,你对我有所怀疑是正常反应,我不怪你。”
  
  这是以退为进。
  
  衣灵跟在叶灼身边久了,早已跟叶灼心意相通,它自然能看穿秋笛的心思。
  
  “坏女人!你就是个坏女人!无论你说得再多,你都是个坏女人!”衣灵怒视着秋笛,扑闪着翅膀发出攻击,“你觊觎叶小姐的位置这么久,说不定就是你害死叶小姐的,我要杀了你,给叶小姐报仇!”
  
  秋笛快速的躲避着。
  
  透明的冲击波打在身后的墙壁上,直接给墙壁射穿一个又一个的洞。
  
  “你冷静点,”秋笛半眯着眼睛,“叶小姐遇难我也很伤心很难过,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们活着的人,不能一直止步不前!”
  
  “坏女人,你给我闭嘴!”衣灵是一种很忠诚的生物,一生只认一个主人。
  
  更何况,它是叶灼用鲜血滋养长大的。
  
  它生为叶灼而生。
  
  死也要为叶灼而死。
  
  虽然秋笛伪装的很像,但它绝不相信。
  
  眼看衣灵的招式一下比一下狠厉,秋笛有些招架不住,摁下手腕上的开关。
  
  嘀--
  
  下一秒,办公室的门被认从外面推开,叶寒从外面冲进来,挡在秋笛面前。
  
  看到叶寒,衣灵更加生气,愤怒的道:“叶寒,你就是个叛徒!你这么做对得起叶小姐吗?叶小姐对你那么好,你却恩将仇报!但凡你有一点点的良心,都不能做出这种事!”
  
  叶寒现在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。
  
  保护好秋笛,不能让秋笛受到半点伤害。
  
  叶寒扔出峨眉刺,直接打中飞在半空中的衣灵。
  
  砰!
  
  鲜血四溅,直接染红了雪白的墙壁。
  
  衣灵就这么看着叶寒,眼底的神色从痛心转至失望,然后是不敢置信。
  
  眼前这人真的是叶寒吗?
  
  衣灵的眼前浮现起温馨的一幕。
  
  “小灵灵,你不能再吃了,看你都胖成猪了!”
  
  “你才是猪,你全家都是猪!”
  
  “小灵灵,你要吃玛戈尔吗?”
  
  “你疯啦!那可是大灼灼最爱吃的甜品。”
  
  叶寒压低声音道:“没关系,我只扣了一点点。”
  
  “......”
  
  记忆中的叶寒对它非常好,虽然对它日常嫌弃,可每次外出都会给它带好吃的,甚至偷叶灼最爱的甜品给它。
  
  记忆中的叶寒对叶灼比亲姐姐还要尊敬......
  
  怎么了?
  
  叶寒到底怎么了?
  
  衣灵被峨眉刺打在墙壁上,慢慢地滑落下来,就这么看着叶寒,眼睛很红很红,沙哑着嗓子开口,“我只是偷懒睡了一觉而已,为什么醒来之后,你们每个人都变了?叶小姐不在了,大长老叛变了,就连你都变了......为什么......”
  
  说到最后,衣灵直接哭出声,抽泣不已,非常委屈。
  
  它多希望这只是一个梦。
  
  梦醒之后,叶灼还在,叶寒还是以前的叶寒。
  
  “叶寒,你真的不记得以前了吗?”衣灵哭着道:“难道你忘记了叶小姐?你说过的,你要报答叶小姐,你要一辈子对叶小姐好......”
  
  看着衣灵,叶寒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疼了。
  
  非常难受。
  
  那种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脑海中冲出去一般。
  
  见叶寒这样,秋笛微微蹙眉,衣灵知道叶寒跟叶灼之间的所有事情。
  
  不行。
  
  不能再让它说下去了。
  
  “让它闭嘴!”秋笛紧接着开口。
  
  “是。”叶寒微微点不同,甩出一张纸。
  
  啪。
  
  下一秒,纸直接贴在了衣灵的嘴巴上,让衣灵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
  衣灵愤怒地挣扎着,可它根本不是叶寒的对手。
  
  可以这么说,除了叶灼之外,谁也别想打倒叶寒!
  
  毕竟,叶寒可是叶灼一手培养出来的。
  
  秋笛走到衣灵面前,弯腰捏着它的翅膀,将它提起来,“衣灵,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......”
  
  说到这里,秋笛叹了口气,接着道:“算了。吴寒。”
  
  “大小姐。”叶寒上前一步。
  
  秋笛道:“把它带下去关起来。”
  
  “是。”叶寒从秋笛手中接过衣灵。
  
  十分钟后,衣灵便被关在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。
  
  衣灵最大的弱点就是恐惧幽密、狭小的空间,叶寒这么做,简直比直接杀了它更残忍。
  
  衣灵无助站在密封的瓶子里,拍着瓶声,“放我出去,快放我出去!叶寒,你这个大叛徒,你被人骗了知不知道!”
  
  可惜,瓶子是被处理过的,衣灵的声音除了它自己之外,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听见。
  
  很快,叶寒再次回到秋笛的办公室。
  
  秋笛轻轻抬眼,“关起来了?”
  
  “是。”叶寒回答。
  
  秋笛接着道:“不想知道衣灵为什么会那么说?”
  
  “不想。”叶寒摇摇头。
  
  所有跟秋笛无关的事,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。
  
  所以,他并不关心衣灵的言行。
  
  秋笛很满意地点头,“出去吧。”
  
  “是。”叶寒往外走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